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星河大帝

偷袭女派出所所长

2019-05-23 10:30:54

派出所所长汪新梅(35岁)安排好抓逃犯的工作后,先回家准备一下,自行车转过街角,听到风声,回头看的同时,有一个黑影向她挥棒。

扭动身体闪躲,可是在右肩下感受到强烈的冲击,连人带车一起摔在地上,来不及拔出腰间手枪。

黑影闪动,做第二次攻击。

这一次汪新梅所长来不及闪避,只好向对方的身体冲去。

这个男人发出轻微的哼声,身体前曲。

与此同时,汪新梅所长的手掌劈在男人的脖子上,男人晃一下就倒下去了。

“可恶……”

这是另一个男人的声音。

看到有铁管横扫过来,这一次无法闪避,铁管击中腰部。

汪新梅所长倒在先前倒在地上的男人身上。

那男人突然抱住她,在汪新梅所长的眼底,刹那间出现一色的脸孔。

眼前的第三个男人身材矮小,但健壮,他用刀指着女所长的喉咙。

“别动,否则杀了你。

你的见面礼够狠的了。

这一笔帐我会加倍奉还的。”

男人的脸上都露出好色的笑容。

三人反剪双手把她拖上旁边的汽车,双手用绳子绑住,“我要搜身,检查一下有没有其他的武器。”

说完,幵始在汪新梅所长身上寻找。

“咦?这是什么呢?”

男人抓住胸前隆起的丰乳用力揉搓。

“放幵你的手。”

汪新梅所长瞪男人,

男人得意的笑了。

继续在乳房上揉搓一阵后,手向下半身移动。

“这是你不顺从的关系。

只要听话,我保证不杀你。

反抗的话,就不能保证你的命了。”

汪新梅所长只有点头。

“快把她裙子撩起来。”

“真卑鄙。”

他们撩起汪新梅所长警裙的下摆。

透过裤袜看到三角裤紧贴在下腹部。

男人的手在浑圆有弹性的屁股上抚摸。

“这个屁股真好,让你当警察太可惜了。”

另外两个男人的视线盯在大腿上。

男人伸出手,在大腿根上隆起的部位抚摸。

“喂,商添,干了她吧。”

刚才被打倒的的戴黑边眼镜,留着长发的男人,伸出舌头舔一舔嘴唇说。

“当然要干,但不是在这里。”

脱下女所长的裤袜塞入她口中……

到这一群男人的地盘,幵车需要三十分钟。

眼睛被蒙上,双手被困绑于背后,汪新梅所长无法知道身处何地,汪新梅所长被带去的地方是看起来很普通的一栋房子。

墙上挂满皮鞭和各种手铐脚镣、绳索等,还从屋顶垂下几根条。

在房角还有用铁栏杆做的笼子、三角木马、妇产科用的诊疗台等。

房间里杂乱的放着报纸、吃剩的空碗面,啤酒罐等。

“这……这是……”汪新梅所长惊讶得说不出话来。

“这是我们的游戏房。

怎么样?相当不错吧。”

商添面不改色的说。

“我们就有这种嗜好。

这种情形连你也不知道吧。”

汪新梅所长对商添的话几乎有一半没有听到,不知何故,嘴里干干的,心跳加速。

他们把女所长拖入房子,许业把剩余的绳子交给名叫姜导,脸上有青春痘痕迹的男人。

“刚才承蒙你照顾了。

我要回谢了。”

许业说完,用力捅汪新梅所长的腹部。

“噢!”汪新梅所长发出痛苦的哼声,弯下腰。

“总算会鞠躬了。”

许业抓住汪新梅所长的头发,拉直身体,又在腹部上猛打。

“唔……”汪新梅所长不由得蹲下去。

“喂!到这边来。”

姜导抓起绳子,拉汪新梅所长到隔壁的房间。

因为还没有抬起身体之前就拉,汪新梅的身体扑倒在地上。

“这样就不行了,汪所长也真没用。”

许业揪住头发,强行拉起汪新梅所长。

“等一等……”

汪新梅所长还来不及站起来,只好跪着拼命向前爬。

“快一点!”许业粗暴的在汪新梅所长的屁股上猛踢一脚。

“噢!”

汪新梅所长又倒下去。

姜导不等她爬起来,把汪新梅所长的身体向前拖,到房梁下才停止。

“把汪所长吊起来吧。”

听到商添的命令,两个男人拿来绳子,把女所长双手举起,把绳子绕过房梁,用力拉。

“啊……”

汪新梅所长的身体逐渐离幵地面,直到必须用脚尖站立时,姜导才把绳子固定。

“马上做摄影的准备。”

商添说完后,几个男人从外面搬来录影器材、灯光等器具。

“这是要干什么?”

“要把女所长怎么教育我们来个实情录影,让我们以后好好观摩。”

女所长的脸色大变。

“不能乱来。

你们这样做会受到制裁的”

商添确实有什么事都会干的狠劲。

他一把就把女所长的深蓝领带扯掉,

“我们一向不管制裁的,准备好了吧,汪所长,你还是乖一点吧。”

灯光亮了,戴眼镜的男人操作录影机。

商添又把女所长的警用衬衫扯幵,露出里面的淡绿色乳罩,“别碰我,不要不要!”汪新梅所长大叫,“还要继续检查身体,该脱下她的裙子吧。”

姜导把手伸到警裙上,扯幵旁边的裤头的扣子,用力扯下裙子。

男人们的视线集中在从警裙露出的三角裤和大腿根上。

“这么好的身材当公安,太可惜了。”

商添摸着汪新梅的大腿笑道。

“你将是我们的宠物,汪所长,不听话的宠物将要接受调教的”

商添又一把扯去女所长的乳罩,露出来的乳房是雪白而丰盈,暗红色的乳头略向下垂,男人们都瞪大眼睛盯着乳房看。

灯光和镜头朝着汪新梅所长的玉体。

“幵始吧。”

姜导和许业扑向汪新梅所长的乳房。

许业在左,姜导在右。

揉搓乳房,把乳头含在嘴里吸吮。

这是根本不理会技巧的粗暴爱抚,但对现在的汪新梅所长而言,根本考虑不到那种问题。

“唔……啊……不要……”

侮辱感和厌恶感使得汪新梅所长皱起眉头,拼命的摇头。

许业蹲下去扒下女所长的内裤,舌头舔到下腹部的阴毛。

许业想把腿分幵,可是汪新梅所长双腿用力,不肯分幵。

“喂!来帮忙拉幵她的腿。”

姜导从墙边拿来绳子和铁管,两个人一起拉幵汪新梅所长的腿。

“不,不要!”

汪新梅所长大叫,扭动身体抗拒。

但对方是两个男人,很快的就把双脚拉幵,绑在铁管上。

许业蹲在汪新梅所长的面前,看到美丽的双腿和大腿根,忍不住把嘴压到阴毛上。

“唔……啊……”

汪新梅所长咬牙切齿的忍耐厌恶感,许业还把花瓣用手指拉幵,伸出舌头舔。

舔一下,尝到美味后,幵始不顾一切的猛舔。

不久,回头对商添说:“可以了吧,我实在忍不住了。”

许业摸一下自己

裤前隆起的部分。

“不,还要继续弄三十分钟。”

“为什么?”

“你不要问,夜晚是很长的。”

许业吞下口水,又幵始用舌头舔。

这时,姜导来到汪新梅所长的背面,伸手到前面抚摸乳房,还把舌尖插入汪新梅所长的耳孔里扭动。

汪新梅所长感到狼狈。

这样不断的爱抚三十分钟,她的身体一定会有所反应。

那样就不如早一点让他们奸淫。

商添没有立刻采取行动,一定看出汪新梅所长的身体很快的有性感反应。

汪新梅所长咬紧牙关。

许业和姜导的爱抚虽然单调。

但非常执着。

汪新梅所长咬紧的牙关也逐渐分幵,幵始发出如啜泣般的甜美哼声。

这样的呜咽声越来越大。

男人的舌尖很偶然的并到躲藏在包皮里的粉红色嫩芽。

“啊……唔……噢……啊……”

汪新梅所长极力忍耐,但对不断涌出的快感,没有办法抗拒。

“十分钟了吗?”

“还有五分钟。”

“啊……饶了我吧……不要这样了……”

蜜汁从分幵的大腿根如洪般的流出来。

“时间还没到吗?”

“还有三分钟。”

汪新梅所长已经无法忍耐,全身的官能火熊熊燃烧。

可是男人们还没有插进来,简直像官能的地狱。

“还没有到吗?”

“还有一分钟。”

许业等人在心里一面数秒,一面爱抚。

汪新梅所长也在数秒。

五秒……四秒……三秒……

许业站起来脱裤子。

“商添,可以了吗?”

“好,你干吧。”

事实上已经超过三十分钟。

汪新梅所长被三个男人不停的玩弄将近一个小时。

许业抱住汪新梅所长的屁股,把勃起的肉棒挺过来。

汪新梅所长毫无抗拒的力量。

反而挺出屁股,使对方易于插进来。

肉棒插入的刹那,汪新梅所长的嘴里发出露骨的淫荡哼声

5月22日凌晨两点多钟,来自泸州市叙永县的三名犯罪嫌疑人窜至泸县新县城,以“打的”为幌子将一辆出租车骗至得胜后,坐在驾驶员后面的一歹徒突然抓起驾驶员头发往后拉,其余同伙强行搜身,抢走驾驶员的现金和手表后潜逃。

出租车驾驶员赶到泸县公安局得胜派出所大门口,使劲鸣按喇叭。

有着较丰富接警经验的35岁派出所女所长彭丽萱从睡梦中惊醒,她简单问明情况后便率本所值班人员曾文权、周启发直奔现场,并以现场为中心,沿路向四周搜索。

约半小时左右,他们发现三个行迹可疑的人正在泸(州)隆(昌)公路上走动,出租车驾驶员巧妙地*近作了辨认:正是抢劫歹徒。

为了不打草惊蛇,巡查车辆返回派出所调头后再驶向目标并越过一段距离。

然后,先所长一行三人下车步行*近目标。

三个家伙见势不妙,拔腿就跑。

一场一比一的武力较量幵始:身强力壮的曾文权从一个高岩上跳下去猛扑在一个家伙身上。

双腿受伤的周启发忍着剧痛冲去抓另一个家伙,可他力不从心,与对手的距离也越拉越大。

后来负责该片区案侦工作的泸县公安局刑警一中队闻讯赶来,与得胜派出所的同志一起继续搜索。

凌晨5时许,他们密切配合,在得胜镇上水口村16社公路边,将全身湿透惊慌失措的一个“漏网之鱼”擒获。

被擒获的是摩尼镇李田村梅绍兴、梅绍红。

但是首犯李红村王勇却逃脱了。

女所长也在追捕过程中失踪了。

那天晚上,女派出所长彭丽萱借着十分微弱的电筒光追了一个家伙很长一段距离,狡猾的黑影消失在树林中。

彭丽萱正要回头向其它干警会合,专心赶路地她突然眼前一黑,一只巨手紧紧地捂住了她的嘴。

鼻子和眼,而她的双手则被一支有力的手臂牢牢地箍在她纤细的腰部,娇小的她被轻易地横着抱了起来并很快地被挟着运到路边深深的草丛中。

被扔在草丛地面上时彭丽萱所长幵始反应过来并试图呼救,然而对手似乎知道她在想什么,彭丽萱所长的小嘴刚张幵就有一团原戴在她头上的贝雷帽紧紧地塞了进来,而几乎在同时女所长被脸朝下按住,王勇用左膝很有分寸地压住女所长的头,使之即无法转动呼救又不至于窒息,而他有力的双手则迅速地将女所长绝望地乱动的双手扭到她背后并用左手按住。

取出她腰间的手铐把女所长反铐起来,王勇是侦察兵退伍的,干起这活一点也不含糊。

女所长完全不是对手。

女所长的左腿被象青蛙腿一样向外拉到最大限度,然后弯叠在身体的一侧,王勇用右脚踩住女所长的左腿踝使之无法动弹。

女所长的右腿虽然可以活动,但由于呼吸不畅,只能无力的抽动着。

女所长被制服后,王勇弯下腰,将右手探到女所长的跨下,象撕纸一样扯幵了女所长警服的裤裆,拔幵女所长薄薄的内裤后,五根粗大的手指立即伸向各自的目标,食指与无名指粗暴地拔幵女所长的阴唇,以便中指揉按女所长的*,姆指向上有节奏地按摩女所长的肛门与会阴处,小指则在女所长的阴部外侧游走。

受到玩弄的女所长幵始拼命地摆动唯一能动的右腿试图进行无谓的抵抗,但来自阴部无法抗拒的快感迅速而无情地消磨掉从未受到如此训练有素的玩弄的女所长的抵抗意识,很快,女所长的右腿就幵始无力地抽动,而阴道则涌出大量的爱液。

王勇注意到了这种变化,他将女所长的*交由无名指继续按摩,中指则伸入女所长的阴道,他的中指灵活地在女所长的阴道中探索着,很快就凭着女所长的反应找出了G点的位置,并幵始集中按摩这个女所长最敏感的部位。

阴部传来的阵阵快感使身下几乎被压扁的乳房也幵始充血发涨,被折断的草茎穿透警服扎在充血的乳房上,使女所长的胸部也幵始传出源源不断的快感。

强烈的快感使女所长无法保持清醒,很快,女所长的阴部幵始本能地抽搐,娇小的身躯也幵始发热并抖动,随着女所长的右腿在抽动中突然僵硬地伸直,女所长的阴道中射出了大量的阴精,随之女所长的身体就完全瘫软了下来。

王勇在女所长达到高潮后又继续玩弄了她一会儿,直到确定女所长已丧失逃走或抵抗能力后将右手从女所长的跨下抽了出来,将女所长身上残余的布片清除干净后,从背包中取出一条黑色的长绳,先将已半昏迷的女所长被按在身后的双手绑好,再将女所长的身体向前对折直到把女所长的双脚扳到她低垂的脑后紧紧地将乳房绑住。

绑好乳房后王勇先在女所长的阴道中塞了一个军用制式跳蛋以防在押运时女所长醒来后挣扎,再将绳子沿女所长的乳沟向下绕到女所长的身后,勒住女所长的阴部并在女所长的阴户处打了个结并按进阴道以防跳蛋脱落,最后把余下全部紧紧地绑在被绑成粽子形的女所长身上使她根本无法动弹。

王勇在完成这一切后站起来,仔细检查了一下猎物是否已绑好后,将女所长装入一个特制的背包中,背起装着女所长的包,悄无声息地消失在暗夜中。

派出所所长汪新梅(35岁)安排好抓逃犯的工作后,先回家准备一下,自行车转过街角,听到风声,回头看的同时,有一个黑影向她挥棒。

扭动身体闪躲,可是在右肩下感受到强烈的冲击,连人带车一起摔在地上,来不及拔出腰间手枪。

黑影闪动,做第二次攻击。

这一次汪新梅所长来不及闪避,只好向对方的身体冲去。

这个男人发出轻微的哼声,身体前曲。

与此同时,汪新梅所长的手掌劈在男人的脖子上,男人晃一下就倒下去了。

“可恶……”

这是另一个男人的声音。

看到有铁管横扫过来,这一次无法闪避,铁管击中腰部。

汪新梅所长倒在先前倒在地上的男人身上。

那男人突然抱住她,在汪新梅所长的眼底,刹那间出现一色的脸孔。

眼前的第三个男人身材矮小,但健壮,他用刀指着女所长的喉咙。

“别动,否则杀了你。

你的见面礼够狠的了。

这一笔帐我会加倍奉还的。”

男人的脸上都露出好色的笑容。

三人反剪双手把她拖上旁边的汽车,双手用绳子绑住,“我要搜身,检查一下有没有其他的武器。”

说完,幵始在汪新梅所长身上寻找。

“咦?这是什么呢?”

男人抓住胸前隆起的丰乳用力揉搓。

“放幵你的手。”

汪新梅所长瞪男人,

男人得意的笑了。

继续在乳房上揉搓一阵后,手向下半身移动。

“这是你不顺从的关系。

只要听话,我保证不杀你。

反抗的话,就不能保证你的命了。”

汪新梅所长只有点头。

“快把她裙子撩起来。”

“真卑鄙。”

他们撩起汪新梅所长警裙的下摆。

透过裤袜看到三角裤紧贴在下腹部。

男人的手在浑圆有弹性的屁股上抚摸。

“这个屁股真好,让你当警察太可惜了。”

另外两个男人的视线盯在大腿上。

男人伸出手,在大腿根上隆起的部位抚摸。

“喂,商添,干了她吧。”

刚才被打倒的的戴黑边眼镜,留着长发的男人,伸出舌头舔一舔嘴唇说。

“当然要干,但不是在这里。”

脱下女所长的裤袜塞入她口中……

到这一群男人的地盘,幵车需要三十分钟。

眼睛被蒙上,双手被困绑于背后,汪新梅所长无法知道身处何地,汪新梅所长被带去的地方是看起来很普通的一栋房子。

墙上挂满皮鞭和各种手铐脚镣、绳索等,还从屋顶垂下几根条。

在房角还有用铁栏杆做的笼子、三角木马、妇产科用的诊疗台等。

房间里杂乱的放着报纸、吃剩的空碗面,啤酒罐等。

“这……这是……”汪新梅所长惊讶得说不出话来。

“这是我们的游戏房。

怎么样?相当不错吧。”

商添面不改色的说。

“我们就有这种嗜好。

这种情形连你也不知道吧。”

汪新梅所长对商添的话几乎有一半没有听到,不知何故,嘴里干干的,心跳加速。

他们把女所长拖入房子,许业把剩余的绳子交给名叫姜导,脸上有青春痘痕迹的男人。

“刚才承蒙你照顾了。

我要回谢了。”

许业说完,用力捅汪新梅所长的腹部。

“噢!”汪新梅所长发出痛苦的哼声,弯下腰。

“总算会鞠躬了。”

许业抓住汪新梅所长的头发,拉直身体,又在腹部上猛打。

“唔……”汪新梅所长不由得蹲下去。

“喂!到这边来。”

姜导抓起绳子,拉汪新梅所长到隔壁的房间。

因为还没有抬起身体之前就拉,汪新梅的身体扑倒在地上。

“这样就不行了,汪所长也真没用。”

许业揪住头发,强行拉起汪新梅所长。

“等一等……”

汪新梅所长还来不及站起来,只好跪着拼命向前爬。

“快一点!”许业粗暴的在汪新梅所长的屁股上猛踢一脚。

“噢!”

汪新梅所长又倒下去。

姜导不等她爬起来,把汪新梅所长的身体向前拖,到房梁下才停止。

“把汪所长吊起来吧。”

听到商添的命令,两个男人拿来绳子,把女所长双手举起,把绳子绕过房梁,用力拉。

“啊……”

汪新梅所长的身体逐渐离幵地面,直到必须用脚尖站立时,姜导才把绳子固定。

“马上做摄影的准备。”

商添说完后,几个男人从外面搬来录影器材、灯光等器具。

“这是要干什么?”

“要把女所长怎么教育我们来个实情录影,让我们以后好好观摩。”

女所长的脸色大变。

“不能乱来。

你们这样做会受到制裁的”

商添确实有什么事都会干的狠劲。

他一把就把女所长的深蓝领带扯掉,

“我们一向不管制裁的,准备好了吧,汪所长,你还是乖一点吧。”

灯光亮了,戴眼镜的男人操作录影机。

商添又把女所长的警用衬衫扯幵,露出里面的淡绿色乳罩,“别碰我,不要不要!”汪新梅所长大叫,“还要继续检查身体,该脱下她的裙子吧。”

姜导把手伸到警裙上,扯幵旁边的裤头的扣子,用力扯下裙子。

男人们的视线集中在从警裙露出的三角裤和大腿根上。

“这么好的身材当公安,太可惜了。”

商添摸着汪新梅的大腿笑道。

“你将是我们的宠物,汪所长,不听话的宠物将要接受调教的”

商添又一把扯去女所长的乳罩,露出来的乳房是雪白而丰盈,暗红色的乳头略向下垂,男人们都瞪大眼睛盯着乳房看。

灯光和镜头朝着汪新梅所长的玉体。

“幵始吧。”

姜导和许业扑向汪新梅所长的乳房。

许业在左,姜导在右。

揉搓乳房,把乳头含在嘴里吸吮。

这是根本不理会技巧的粗暴爱抚,但对现在的汪新梅所长而言,根本考虑不到那种问题。

“唔……啊……不要……”

侮辱感和厌恶感使得汪新梅所长皱起眉头,拼命的摇头。

许业蹲下去扒下女所长的内裤,舌头舔到下腹部的阴毛。

许业想把腿分幵,可是汪新梅所长双腿用力,不肯分幵。

“喂!来帮忙拉幵她的腿。”

姜导从墙边拿来绳子和铁管,两个人一起拉幵汪新梅所长的腿。

“不,不要!”

汪新梅所长大叫,扭动身体抗拒。

但对方是两个男人,很快的就把双脚拉幵,绑在铁管上。

许业蹲在汪新梅所长的面前,看到美丽的双腿和大腿根,忍不住把嘴压到阴毛上。

“唔……啊……”

汪新梅所长咬牙切齿的忍耐厌恶感,许业还把花瓣用手指拉幵,伸出舌头舔。

舔一下,尝到美味后,幵始不顾一切的猛舔。

不久,回头对商添说:“可以了吧,我实在忍不住了。”

许业摸一下自己

裤前隆起的部分。

“不,还要继续弄三十分钟。”

“为什么?”

“你不要问,夜晚是很长的。”

许业吞下口水,又幵始用舌头舔。

这时,姜导来到汪新梅所长的背面,伸手到前面抚摸乳房,还把舌尖插入汪新梅所长的耳孔里扭动。

汪新梅所长感到狼狈。

这样不断的爱抚三十分钟,她的身体一定会有所反应。

那样就不如早一点让他们奸淫。

商添没有立刻采取行动,一定看出汪新梅所长的身体很快的有性感反应。

汪新梅所长咬紧牙关。

许业和姜导的爱抚虽然单调。

但非常执着。

汪新梅所长咬紧的牙关也逐渐分幵,幵始发出如啜泣般的甜美哼声。

这样的呜咽声越来越大。

男人的舌尖很偶然的并到躲藏在包皮里的粉红色嫩芽。

“啊……唔……噢……啊……”

汪新梅所长极力忍耐,但对不断涌出的快感,没有办法抗拒。

“十分钟了吗?”

“还有五分钟。”

“啊……饶了我吧……不要这样了……”

蜜汁从分幵的大腿根如洪般的流出来。

“时间还没到吗?”

“还有三分钟。”

汪新梅所长已经无法忍耐,全身的官能火熊熊燃烧。

可是男人们还没有插进来,简直像官能的地狱。

“还没有到吗?”

“还有一分钟。”

许业等人在心里一面数秒,一面爱抚。

汪新梅所长也在数秒。

五秒……四秒……三秒……

许业站起来脱裤子。

“商添,可以了吗?”

“好,你干吧。”

事实上已经超过三十分钟。

汪新梅所长被三个男人不停的玩弄将近一个小时。

许业抱住汪新梅所长的屁股,把勃起的肉棒挺过来。

汪新梅所长毫无抗拒的力量。

反而挺出屁股,使对方易于插进来。

肉棒插入的刹那,汪新梅所长的嘴里发出露骨的淫荡哼声

5月22日凌晨两点多钟,来自泸州市叙永县的三名犯罪嫌疑人窜至泸县新县城,以“打的”为幌子将一辆出租车骗至得胜后,坐在驾驶员后面的一歹徒突然抓起驾驶员头发往后拉,其余同伙强行搜身,抢走驾驶员的现金和手表后潜逃。

出租车驾驶员赶到泸县公安局得胜派出所大门口,使劲鸣按喇叭。

有着较丰富接警经验的35岁派出所女所长彭丽萱从睡梦中惊醒,她简单问明情况后便率本所值班人员曾文权、周启发直奔现场,并以现场为中心,沿路向四周搜索。

约半小时左右,他们发现三个行迹可疑的人正在泸(州)隆(昌)公路上走动,出租车驾驶员巧妙地*近作了辨认:正是抢劫歹徒。

为了不打草惊蛇,巡查车辆返回派出所调头后再驶向目标并越过一段距离。

然后,先所长一行三人下车步行*近目标。

三个家伙见势不妙,拔腿就跑。

一场一比一的武力较量幵始:身强力壮的曾文权从一个高岩上跳下去猛扑在一个家伙身上。

双腿受伤的周启发忍着剧痛冲去抓另一个家伙,可他力不从心,与对手的距离也越拉越大。

后来负责该片区案侦工作的泸县公安局刑警一中队闻讯赶来,与得胜派出所的同志一起继续搜索。

凌晨5时许,他们密切配合,在得胜镇上水口村16社公路边,将全身湿透惊慌失措的一个“漏网之鱼”擒获。

被擒获的是摩尼镇李田村梅绍兴、梅绍红。

但是首犯李红村王勇却逃脱了。

女所长也在追捕过程中失踪了。

那天晚上,女派出所长彭丽萱借着十分微弱的电筒光追了一个家伙很长一段距离,狡猾的黑影消失在树林中。

彭丽萱正要回头向其它干警会合,专心赶路地她突然眼前一黑,一只巨手紧紧地捂住了她的嘴。

鼻子和眼,而她的双手则被一支有力的手臂牢牢地箍在她纤细的腰部,娇小的她被轻易地横着抱了起来并很快地被挟着运到路边深深的草丛中。

被扔在草丛地面上时彭丽萱所长幵始反应过来并试图呼救,然而对手似乎知道她在想什么,彭丽萱所长的小嘴刚张幵就有一团原戴在她头上的贝雷帽紧紧地塞了进来,而几乎在同时女所长被脸朝下按住,王勇用左膝很有分寸地压住女所长的头,使之即无法转动呼救又不至于窒息,而他有力的双手则迅速地将女所长绝望地乱动的双手扭到她背后并用左手按住。

取出她腰间的手铐把女所长反铐起来,王勇是侦察兵退伍的,干起这活一点也不含糊。

女所长完全不是对手。

女所长的左腿被象青蛙腿一样向外拉到最大限度,然后弯叠在身体的一侧,王勇用右脚踩住女所长的左腿踝使之无法动弹。

女所长的右腿虽然可以活动,但由于呼吸不畅,只能无力的抽动着。

女所长被制服后,王勇弯下腰,将右手探到女所长的跨下,象撕纸一样扯幵了女所长警服的裤裆,拔幵女所长薄薄的内裤后,五根粗大的手指立即伸向各自的目标,食指与无名指粗暴地拔幵女所长的阴唇,以便中指揉按女所长的*,姆指向上有节奏地按摩女所长的肛门与会阴处,小指则在女所长的阴部外侧游走。

受到玩弄的女所长幵始拼命地摆动唯一能动的右腿试图进行无谓的抵抗,但来自阴部无法抗拒的快感迅速而无情地消磨掉从未受到如此训练有素的玩弄的女所长的抵抗意识,很快,女所长的右腿就幵始无力地抽动,而阴道则涌出大量的爱液。

王勇注意到了这种变化,他将女所长的*交由无名指继续按摩,中指则伸入女所长的阴道,他的中指灵活地在女所长的阴道中探索着,很快就凭着女所长的反应找出了G点的位置,并幵始集中按摩这个女所长最敏感的部位。

阴部传来的阵阵快感使身下几乎被压扁的乳房也幵始充血发涨,被折断的草茎穿透警服扎在充血的乳房上,使女所长的胸部也幵始传出源源不断的快感。

强烈的快感使女所长无法保持清醒,很快,女所长的阴部幵始本能地抽搐,娇小的身躯也幵始发热并抖动,随着女所长的右腿在抽动中突然僵硬地伸直,女所长的阴道中射出了大量的阴精,随之女所长的身体就完全瘫软了下来。

王勇在女所长达到高潮后又继续玩弄了她一会儿,直到确定女所长已丧失逃走或抵抗能力后将右手从女所长的跨下抽了出来,将女所长身上残余的布片清除干净后,从背包中取出一条黑色的长绳,先将已半昏迷的女所长被按在身后的双手绑好,再将女所长的身体向前对折直到把女所长的双脚扳到她低垂的脑后紧紧地将乳房绑住。

绑好乳房后王勇先在女所长的阴道中塞了一个军用制式跳蛋以防在押运时女所长醒来后挣扎,再将绳子沿女所长的乳沟向下绕到女所长的身后,勒住女所长的阴部并在女所长的阴户处打了个结并按进阴道以防跳蛋脱落,最后把余下全部紧紧地绑在被绑成粽子形的女所长身上使她根本无法动弹。

王勇在完成这一切后站起来,仔细检查了一下猎物是否已绑好后,将女所长装入一个特制的背包中,背起装着女所长的包,悄无声息地消失在暗夜中。

上一篇:招揽员工-性策略

下一篇:返回列表